第十一章 互诉衷肠
作者:曲阑珊      更新:2017-05-27 17:09      字数:2195
       “小红,带这位大夫到客房。”

       “是”小红带着女大夫走后。

       如月坐起身来:“王爷,皇上说要罚你半年奉禄,你怎么还让大夫住府里。要是钱花完了怎么办?”

       “你也太小看王爷这个职位了,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我不希望你为难。”

       司马玉打趣她,“都开始叫你了。”

       “王爷!”

       司马玉握着她有些冻肿的柔软的手:“如月,不要再觉得亏欠我,即使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去救你。不,我应该更早些去看你。你知不知道,当时我赶到你出事的地方,看到满地鲜血的时候,以为你死了的时候。我心里有多懊恼,有多恨我自己。”

       “王爷”

       “可我始终相信你没有死,我便开始到处找你。”

       “你找过我?”难怪,四爷原来一直都没有抛弃她,只是自己没有看到他对她的好而已。

       “我本就知道自己会受罚,但是没想到父皇会如此震怒。半年不上朝,等于把我从权利中心一脚踢了出去。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失落愤怒的样子,我希望自己在你心里还是那个你所想的四爷。所以自己先走,没想到你,怎么这么傻?”

       “是如月对不起你。”

       “不要再说对不起。这件事让我后怕,你只要好好的就好。”

       这算不算互诉衷肠呢?如月蒙着被子一个人笑的一脸不好意思。

       “姑娘,我来给你换药了。”女大夫提着药箱进来。

       “哦,好的。”

       “你叫什么名字,要在这里照顾我这么久,总要知道你的名字。”

       “语瑶。”

       “好诗意的名字,总不像是大夫的名字。”

       “姑娘也不像是个侍女的样子呢。”

       如月心中一紧,难道她看出什么端倪?“大夫说什么呢?”

       语瑶笑道:“我只是说姑娘如此让王爷紧张,实在像个主子,不像侍女。”

       如月松了口气:“王爷本就宅心仁厚,对下人关怀备至。”

       语瑶却不放弃追问:“敢问姑娘是如何躲过一劫的?”

       “什,什么?”

       “从姑娘咬伤的程度和印记看,这是类似西域所进贡的藏獒的动物,异常凶猛。姑娘是如何躲过一劫的?”

       “就是,驯服它。”难道我还能告诉她,我看得懂狗的忧伤??

       “呵~真的吗?其实,我也只是好奇你到底哪里独特而已。在四王爷去请我前,已经有人付过我双倍价钱,让我来照顾你。即使四爷不付我钱,我也会信守承诺。不过,既然有人想给我,我哪有不收的道理。是不是?”

       有人已经付过钱了么?难道是小正太司马元?

       “不过,我看,你也都是个无趣之人,如何吸引了两个男人为你担忧?”

       如月听着这个口无遮拦的人,只想一拳锤上去,但是看到她一脸明媚灿烂的笑容,气顿时就消了。

       “我倒觉得你是个有趣之人,看着也不过十八岁的年纪,怎么会医术如此精湛。我觉得没几日膝盖就好了很多。”

       语瑶声音带着骄傲:“谁说18岁就不能做名医?我师父虽不是御医,但是医术却不知比他们好多少!我从小跟着师父学习医术,虽然他老人家现在仙去,但是我也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医术。现在医馆就是我在经营。不过,你怎么没问为何女子可做名医?”

       如月愣愣:“我不觉得女子不能做名医呀。倒是羡慕你有这样的本事。”

       “哈哈,真的?看来你还是有些意思的,其实自从我继承医馆后,大家看我是个女子,生意就冷了大半,很难维持下去。所以,像王爷这种有钱的,我就来者不拒。”

       “原来是这样?我倒是误会你了。”

       语瑶摆摆手,“无碍。”

       两人说着,很快成了好朋友。

       这时,书房骚动起来。

       司马玉的声音:“冬日严寒,王妃怎么出来走动,冻着可怎么办?”

       “呵呵,臣妾最近听闻王爷金屋藏娇,在书房安置了一位美人,所以来跟将来的妹妹打个照面。”

       “只是本王的侍女如月而已,王妃有心了。回去好生歇息吧。”

       “即使是如月,这做了王爷的小妾,也是要见见我这个女主人吧。”

       春桃掀开屋帘,宇文凤走进来,绕过屏风。

       宇文凤一笑如春风扑面,看着躺在床上的如月说:“如月妹妹,真是福大命大。”

       “谢谢王妃关心。只是如月身上有伤,不便向王妃行礼。”

       春桃又开始狐假虎威:“有伤就能不向王妃行礼?如果府里的奴才今天这个有伤,明天那个有伤,都不行礼的话?那规矩是用来吃的?”

       行你妹,没看见姐姐满身裹的跟木乃伊一样么?

       宇文凤假意怒斥她:“春桃,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向如月姑娘问责?”

       那狗腿子立马低眉顺眼:“是春桃的错。”

       这个四王妃真的是当好人当上瘾了,什么好话都让她说尽,她想说的却不敢说的就让春桃代劳。

       司马玉见局面升级:“凤儿,别无理取闹。”

       “王爷这是责怪凤儿?”

       “本王并未要娶如月的意思,你怎么在这里闹小孩子脾气?”

       “臣妾哪有,只是替王爷说出心里话。”

       “本王说了,并没有要娶如月的意思。”

       司马凤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就请王爷把如月送回她自己的房间吧。如果她不是王爷的人,呆在这里,会污了如月的清白名声。即使是将来要嫁做小厮,也是要清白名声的好人家的姑娘。”

       “竹榆院太清冷,如月的病不能住在那里。”

       “臣妾愿为王爷分忧,春桃,传我的话,找人生五顶碳炉,把如月的房间里里外外都给我熏干燥暖和了。谁做的好,今年准许额放十天假。”

       “是,王妃。”

       “王爷觉得我这么做的可妥帖?”

       “王妃想的周到。”

       语瑶在两人走后,轻轻摇头,叹道:“看来你在王府的日子并不好过啊。我原以为你和四王爷是情投意合,看来他并没有打算娶你。”

       如月心中并没有嫁给司马玉的打算,她不愿意做个小妾,屈居人下,一辈子在这王府之中与其他的女人争来斗去。倒更愿意一辈子跟随他,这样还自由些。可是,她原以为司马玉是喜欢她的,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么?那他对他说的那些话都算什么呢?

       不久如月身体好了,也想明白了自己不愿意一辈子如此,找到机会在司马元与语瑶的帮助下逃离王府。从此跟着语瑶一起四处行医,逍遥一世,而江湖上,除了语瑶之外,又多了一个女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