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误入藕花深处
作者:曲阑珊      更新:2017-05-27 17:09      字数:2217
       永夜王朝的都城,都城的中心便是皇宫,权利的最中心。

       将夜,七皇子司马元脚步匆匆,经过花园中的莲花池向太子的东宫走去。

       夜晚的莲花池寂静地有些渗人。

       “哗~”莲花池一阵响动,司马元的脚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住,他不敢走,浑身颤抖着低下头,看到一截藕白的胳膊上纠缠着墨绿的水草。

       吓!难道这荷花还能成精了!他吓得急忙后退。看池中的胳膊慢慢沉下去,水面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突然一个惨白脑袋“哗”地冒出水面。

       司马元吓得拍拍胸脯,这才看清那是个女子。16岁左右模样,一张惨白的脸,上面生着细细的弯眉,一双清丽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下是一张娇俏的嘴,此时冻得发紫。

       她的长相极为清丽,乍看之下,就像跌入铺天漫地的雪花中。那双丹凤眼倏地大睁,凛冽如寒刃。

       司马元跌坐在地上,他认出那是东宫的宫女,生的好看,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东宫的宫女怎么会在这莲花池中?

       “咳咳!救命!救命!”少女一直呼救,司马元也顾不得想太多,和衣跳下去把她救了起来。

       她的衣服哗哗往下流着水,紧贴在身上,显出干瘦的身材,这具身材脆弱地看着让人觉得连厚实的宫服都承担不起。

       司马元只能把她带回东宫。

       门口的宫女看到她都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是的,在水中沉了三个时辰还能生还?莫不是鬼?

       东宫的大堂之内,灯火通明。几位皇子分坐在两侧的椅子上。正中的上位,坐着身穿莽服的男子,褐色的衣袍上金丝绣线绣成的盘根结错的巨蟒彰显着太子的身份。

       司马元一脚踏进大堂,扶着她跪下,对太子说:“二哥!你看,我今日经过荷花池见到是你宫里的宫女,不知怎么处置,就给带回来了。”

       “哦~她怎么还没死?”太子司马耀对这个跪在面前的宫女兴致厌厌。他身体的一侧靠在椅子的扶手上,一只大手对着光正在翻转,完全不在意地上的女子。

       江如月望着眼前排排坐的各色美男,他们争辩的对象是自己么?她只记得自己之前跑到水库里去游泳,游着游着就觉得困,最倒霉地是脚还抽筋了,挣扎着就晕了过去。她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发现对面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女子,正望着她。不,她更瘦,还穿着古代的服饰。

       “你能看到我?”对面的少女一脸惊喜。

       “你不就在我面前,我怎么就看不到你?”江如月觉得她的话奇怪。

       “不,我已经死了。”说完,少女的脸开始不断地浮肿,面目变得模糊青紫,甚是狰狞。

       “啊!!!”江如月吓得赶紧闭上眼睛,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奋力往上游,浮出水面。

       然后就被此刻站在她旁边的七王爷给救了,被他糊里糊涂地带到这么个地方。如月抬眼扫视一圈,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啊?”司马元摸摸脑袋,“原来是二哥你把她扔下荷花池的啊。”

       “不是我。”司马耀的眼神终于望向跪在地上的宫女,“我可没那么闲,去招惹一个宫女。是吧,五弟?”

       司马彦被他叫的徒然一抖,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凉风。对上司马耀锋利的眼神,又赶快垂下眼帘:“太子说的是。”

       “好啦好啦,咱们七弟一向胆小,今儿个能从水里救出个丫头,大家就不要如此了。”说话的人声音爽朗,如月抬眼去望,看到穿绿色锦袍的男子眼睛明亮,眼神不避讳地看着她。他的腿极长,阔肩窄腰,一等一的美男子。

       这时一个月白袍子的人缓缓站起身,他看着温和,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端在身前,一身温文尔雅的气质。“呵呵,六弟莫要笑话七弟了。来人,没看见七皇子浑身是水么?快给他拿件披风,莫要冻着他了。”

       “阿嚏!四哥一说我还真有些冷。”站在如月身旁的七皇子哆嗦地抱起胳膊。

       你冷,我也冷啊!这群男人,真没素质,没看到一个楚楚可怜的美女在眼前吗?你们都不知道关心关心。如月心里直翻白眼,索性坐在地上。

       司马耀什么都没看到,就看到了她坐在地上的动作。他本来无所谓的心情,马上变了个心境。这个女人居然敢不跪他!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他,她吃了熊心豹子胆!

       “披风来了,七皇子,快披上吧。”一个穿着玫红色宫装的女子疾步进入大厅。她长的极甜美,月牙眼,樱桃嘴。声音也极甜美,像蜜一样。如月瞬间觉得浑身粘糊糊。

       玫红宫装的女子看见如月坐在地上,甜美的脸瞬间布满乌云,用她嗲嗲地声音“厉声”指责:“如月?你个宫女居然不跪太子!”说着一掌就像如月袭来。

       如月哪是那么逆来顺受的主,做好回击她的准备,那掌却没落下来。一只嫩嫩的手握住女子的手腕,居然是七皇子那个小正太。“你一个宫女,主子有吩咐你打她么?”

       女子眼神中满是错愕。

       高高在上的太子发话了:“梅香,注意身份。”说完朝她招招手。

       梅香的手腕被司马元放开,她疾步走到司马耀面前,卧在他的腿上,眼睛狠狠地盯着如月。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佳人在怀,你们会扰了我的兴致。”司马耀说着,一只手已经在梅香的衣服里游走。

       如月站起身来她好像一直被忽略了吧。在这陌生的地方,她要去哪里呢?

       “来人,把这个宫女给我拖出去埋了。”低沉的声音响起,正是司马耀。

       这个宫女?是说我吗?如月扭头,看着司马耀正是看着自己。他怀中的梅香,外套已尽落。

       如月在心里摇摇头,不是吧,难道我就是那古今第一悲催大穿越。刚穿过来就要被拖出去斩了?

       “二哥,这怎么可以。”司马元说。

       对对对!如月心里直为他鼓掌。这个七皇子司马元小正太真是个好人。

       “太子,”刚刚那个月白袍子的人朝司马耀行礼,“四弟想把她带回府里。我府里正缺个丫鬟。我在宫外,太子以后也不会见到她。”

       司马耀看着他的目光清冷,让人不寒而栗。而后,望着怀中的梅香,一脸不耐烦地说:“走走走,你想带就带回去吧。”

       月白袍子的男人这才拉着如月,退出大殿。

       里面立刻传来梅香嗲嗲地低吟声。如月心里鄙视了司马耀一把,这样在大殿上当众与宫女嬉戏的登徒子居然还能立为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