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作者:风月无边      更新:2017-05-27 16:50      字数:2438
       鸿麟大陆691年 末离古国 宰相府

       “不要!”一声带着凄厉的喊声从一座豪华的大宅刺破了夜空。

       五夫人平婉看着两个得意大笑的人,着急地哭喊着:“二姐三姐!你们就放过薰儿吧!求求你们了!”

       三夫人看了看绑在柱子上的平婉,从鼻子喷出一口不屑的气:“贱人闭嘴!自己女儿教不好,还敢出声!”

       说完,三夫人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娘!”

       只看到一个少女趴在这个昏暗的小屋子里面,被两三个婢女死死地踩着手脚。

       二夫人冷冷地看着依薰儿:“说!贱蹄子,你把我的翡翠步摇子偷到哪里去了!那是老爷与我成亲那日赠予我的!”

       “二娘……我没有。”

       “没有?那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二娘,是你让我送……”

       ‘啪——’

       二夫人随即一耳光子扇了过去,打得原本就有些气息衰弱的依薰儿更是连哼都哼不出声。

       “小贱人!还敢顶嘴!”

       平婉夫人看着堂堂相国长女被糟蹋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愧对把女儿托付给自己的大姐。

       想到这里,平婉的泪就下来了,她吼道:“二姐,薰儿怎么会偷你的步摇子!你要罚就罚我!”

       她话音未落,只看见三夫人拿起脚对着依薰儿的脸就是一脚!

       “啊!”依薰儿痛得闷哼了一声。

       “你们这样做!大姐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

       平婉愤怒地看着收起脚的三夫人,只看见这个衣着华贵的妇人给了平婉一个白眼。

       三夫人拍了拍裙摆,怕是给这个贱蹄子弄脏了衣服一样,她悠悠地说:“贱蹄子的生母死了就死了,再说了,贱人怎么可以变成鬼?哈哈!”

       二夫人训斥了一声:“说那么多干什么,给我解决了!”

       三夫人缩了缩脖子,然后笑着说:“是是是,二姐。”

       平婉惊恐地挣扎着:“不要!”

       二夫人对着踩着依薰儿的婢女使了使眼色,只看见一碗汤药硬生生地灌进了依薰儿的喉咙。

       依薰儿哪里来得及说话,手脚本就无力,只好吞下这充满死亡和屈辱的汤药。

       她眼睛死死地盯着面无表情的二夫人和得意的三夫人,就算做鬼,也要这些贱人不得好死!

       不到一会儿,依薰儿的身体就软了下来,二夫人满意地眯了眯眼睛,这第一毒药果然快准狠,只需一口,便可经脉断尽,再消上一会儿,就可以去鬼门关报到了。

       “薰儿啊!”

       平婉哀嚎着,二夫人听着烦,摔了个眼神过去,婢女走过去拿起棍子对着平婉就是狠狠地一棍。

       很快整个房间就安静下来,二夫人冷声下令道:“把这个贱人抬回房间,对外宣布相国大小姐得不治之症暴毙,择日下葬!”

       “是!”

       公元2013年 ,繁华北京的一个阴暗小屋,传来阵阵皮带抽打肉体的声音,孩子悲惨的哭声参杂其中。

       “啪!啪!啪!啪!”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一个小男孩哭嚷着护着跪在地上的燕子。

       因为她今天讨来的钱不够任务,回来又是一顿毒打。她倔强的小脸紧紧的抿着,面对劈头盖脸的毒打,一声都不吭。

       “木鱼给我滚开!”那个满是邋遢男子的大叔,一脚把小男孩踹开,左右开弓给了燕子几巴掌:“我看你是干什么吃的!就讨得这么点钱!平时我都白教你的!”

       小男孩擦了擦额头的血,从地上蹦起来拉着蛇头,歇斯底里地喊道:“大叔!这样会把燕子打死的!我今天讨来的钱都算燕子的,都算她的!你看行吗!”

       燕子看着死命拉着蛇头的木鱼,眼里一眶热泪,只有他最好了。在这昏惨惨的屋子住了八年,倘若不是父母卖了她,她也不用样子卑贱!

       “有种你就打死我!”燕子握紧拳头,薄弱的身体发出一声怒吼,这样猪狗不如的日子她受够了!

       木鱼和蛇头一愣,蛇头立刻挽起袖子:“好啊!今天还敢顶嘴了是吧!我就看你能有多嘴硬!”

       大叔一脚扫了一腿燕子的肚子,热辣辣的血气涌上喉咙,她的眼睛顿时充血。这个恶毒的世界,这些恶毒的人!做鬼也要把这些丧尽良心的人折磨致死!

       “燕子!”木鱼正要冲上去,一下子被大叔扫到一边去,跌坐在地上。

       蛇头的手青筋暴起,把燕子如同小鸡般地扔在了地上!

       蛇头把她随意甩到了角落, 一条破旧而又裸露的电线,如同魔鬼的利爪捉住了燕子!

       “啊!”燕子的瞳孔放大, 蛇头惊慌失措的脸以及那个歇斯底里的木鱼,瞬间消失在面前。

       末离国相府。

       深夜,一个清冷的房间内依稀可以听到几声哀鸣的哭声。

       “薰儿啊……我的薰儿啊!”

       平婉抱着已无气息的依薰儿凄然地呼喊着,满面的泪水却依旧唤不回手中的人儿,冰冷的皮肤没有了一点人气。

       突然狂风大作,嘭地一声撞开了房间的窗户!平婉一惊,看着两扇被风吹得发出咯吱咯吱响声的窗户,随即起身去关好窗户。

       而与此同时,一双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并坐了起来!

       “啊!你……”

       刚转过身的平婉被依薰儿这般大的动静吓了一跳!

       “娘?”

       当依薰儿愣愣的吐出了这个字后,平婉夫人再也止不住了,连忙跑到床边一把将她抱住。

       “吓死娘了!我的孩儿啊!”

       燕子的大脑一阵刺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叫这个女人娘?

       忽然她的瞳孔放大,生前的一幕幕就好像是电影在燕子的大脑里面放映着。

       当时……她被蛇头毒打着,然后一摔,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电流迅速占据了燕子的身躯!

       “啊!”

       对,她是被屋子里面的电缆触死的!想到这里,她只感觉自己的头阵阵的胀痛起来。

       “薰儿!你怎么了?”平婉夫人面带担忧的看着她,

       “啊!痛!”

       她脑袋像是被车碾压过,疼得冒出阵阵冷汗。

       “薰儿,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娘啊!”平婉有些害怕,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燕子用尽全力一把推开紧紧地抱着她的女人,喝道:“你是谁!”

       平婉夫人愣了愣地看着燕子,这个孩子怎么不认得自己了,她把燕子抱得更紧了。

       此时,燕子的大脑开始消化着依薰儿的记忆。

       她的眼里泛着寒光,依薰儿生前受尽屈辱和折磨,就连死了之后,也只有一个无权无势的养母在自己的身边,大脑快速地旋转着。

       很快,燕子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穿越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使劲儿掐自己一把,痛死了……这个手不是假的,肉也是真的。

       燕子消化完依薰儿的一生,无限感慨,纵然依薰儿是相国的长女,是一个健康人,可也是不堪地过完了短暂的一生。

       燕子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她不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在想,既然自己借用了别人的身体,那么就要报答人家。

       “就算做鬼,也要这些贱人不得好死!”

       “做鬼也要把这些丧尽良心的人折磨致死! ”

       依薰儿和燕子死前的怨念重叠在脑海,燕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咬牙,在心里默念:“放心,我会完成你的心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