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进错房间
作者:夏沫      更新:2017-05-27 16:40      字数:1775
       深邃的夜晚,灯火半明半昧,成安安结束了一天工作,抱着大大的礼盒出现在男朋友家门外,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盒子里是她努力加班三个月才买下来的限量版纪念油画,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已经听到了卧室里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再细看,顺着地板衣服扔了一路,一直延伸到了卧室里,而卧室半掩的房门内不堪形容的情景,映入她的眼帘,直直地刺痛了她的心,双眼不知不觉中蒙上了一层雾水。

       哐当一声,她手里的礼物盒,掉落在了地上!

       明朗的响声,在这一刻似乎显得十分的震耳欲聋,惊动了卧室的两人。

       凌霄回头一看,双眼一缩。

       顾不得其他,抓起一件衣服就朝成安安跑去。

       不过在同一时刻,成安安转头就跑了。

       金思韦嘉——这是一家被称世外桃源的俱乐部,耗资上亿,堪称国内最贵的消费场所。

       成安安快步的穿越了金碧辉煌的大厅,尖细的高跟鞋敲在瓷砖上像鼓点不规律的舞曲,顶级水晶吊灯点缀其上,欧式风颇浓。

       但是她没有心思注意这些,捂着哭红的双眼,冲进电梯,迅速按了回房间的楼层,生怕被人看见了她现在的这副模样。

       到了,顺手掏出房卡,开门而入,进入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酒柜前,随手取下一瓶酒,开瓶就猛灌了下去!

       一瓶酒下肚,她已经有些恍惚。

       想到自己相爱十年的男友和闺蜜彼此交欢的画面,成安安的泪水又忍不住滑了下来。

       奋力的摇了摇头,抹了把鼻涕眼泪,她试图从回忆中挣脱出来,又猛的灌了自己几口酒。

       情绪不好的时候,一点点酒精都会让人醉。

       成安安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顶上的吊灯都出现了重叠幻灭的影子。

       感觉身体好热啊,她用力扯了衬衣,随着最上面两个扣子的解开,整个身体便放松起来,困意来袭,沉沉的睡去。

       于此同时,金思韦嘉的迎来一位无线至上的大人物,他从黑色劳斯莱斯下来径直走进了大厅。

       快速上楼,走到一间装饰豪华的门前,掏出门卡,滴的一声,便推门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靠窗处沉睡在沙发上的成安安。

       “嗯?”他的心中纳闷着,“谁知道自己来这里?还准备了这么一个尤物?”

       不过他并没有多想,回头把门关上就走进了浴室。

       大的莲花篷倾泻着水柱,温热的水流冲洗着一天的疲倦,陆云帆抬起头享受着水源带给自己的舒服。

       今天刚刚从巴黎回来,那边的时尚周让他忙的焦头烂额。

       水流顺着身子往下滴落着,他渐渐放松了。

       洗完澡之后,拿着浴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微卷的头发还在滴水,滴在胸肌上有着一种难言的性感。

       他走到还在沉睡中的成安安跟前,仔细的品味着这个女孩。

       娇小的脸庞挂着丝丝红润,小巧的鼻子,迷人的锁骨,再向下,被扯开的衣服裸露春光无限。

       陆云帆再也把持不住,弯腰抱起沙发上沉睡的人儿,轻巧的将她扔在床上。

       成安安突然感觉到身子忽然接触舒服柔软的承载物,忍不住扭动着身子爬了爬。

       陆云帆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将身上的浴巾一扯,随手往地上一扔,顺势压了上去。

       和煦的阳光透过雪白的纱窗,静静的洒在床上的两个人身上,除了暧昧与温馨的和谐,没有过分的情欲与不堪。

       像一幅极美的画卷,男人刚毅而俊美,女人柔和而淡雅。

       成安安揉了揉眼睛,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感觉浑身上下像是骨头都散了一般,稍稍一动就牵动特么的疼,她眉头一皱,伸手捏了捏自己有些发胀的腿。

       向下,向下……向上,向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

       一下子惊醒了,快速掀开被子一瞧,只见自己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吻痕,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瞧。

       当看到,还在沉睡中的男人!

       嘴巴张成一个o字形。

       坏了,酒后乱姓?

       瞬间脸就垮了下来。

       酒量奇好的她,竟然也有乱了分寸。

       扭头瞥了瞥这个不知名的男人,刚才郁闷的心情全没了。

       双手摸了摸下巴,竟然在心里啧啧赞叹了起来。

       原来现在的牛郎的档次这么高啊?

       瞧这眼睛,虽然闭着却难掩好看;瞧着眉毛,剑眉英气、俊逸十足;瞧着鼻梁如此坚挺,怕是明星也不及他万分。

       一定得多给点钱,只是要给多少呢?她在心里默默的合计着。

       这时她乌黑明亮的眼睛,无意中瞥到了床头柜一旁的管理卡,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奇怪,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有能够打开所有门的管理卡呢?

       “嘀嘀嘀……嘀嘀嘀……”

       不过还不待时间让她多想,电话便响了起来,她迅速的抓起电话按了接听键。

       “喂你好!”

       因为她接的迅速,手机铃声又小,并没有吵醒旁边的男人。

       几秒后,本来还好心情的成安安,脸上的微笑忽然僵持,双眼瞬间定格。

       不过仅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快速挂断电话,起身捡起散落一地的衣服穿好,抓起包包,尖细的高跟鞋,以最快的速度朝地下停车场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