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难堪的生日礼物
作者:飞翔的宁      更新:2017-05-24 19:19      字数:2112
       顾婉婉推开门的瞬间,她终于醒悟,这一年的婚姻、这一年的坚持,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她23岁生日礼物,是丈夫跟别的女人抵死缠绵,在那张……她睡了一年的床上!

       顾婉婉心脏紧紧缩合,酸胀的难受。她闭上眼睛,指甲嵌入手心。

       结婚一年多以来,每隔几天这样的事情都在她隔壁房间上演,刺耳的呻吟声隔着墙壁传到耳中。

       她明明早就知道!

       可,亲眼所见这不堪入目的一幕,她的心脏还是猛地抽动,痛得几乎都无法呼吸!

       深呼吸了好久,顾婉婉才稍稍缓过了神,极力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俞闽锋,收拾一下,我们谈谈吧。”

       留下这样一句话,顾婉婉径直走进了俞闽锋的书房,转身的瞬间,眼泪不争气的滑落。脑海里全是俞闽锋和另一个人赤裸裸的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那个女人叫罗艳!并非是顾婉婉前去调查的,而是别人耀武扬威地自己来说的。

       “我叫罗艳,是俞闽锋最爱的女人,我知道你是他老婆,可他根本就不爱你,甚至连碰你都嫌脏!与其和他纠缠在一起,惹得自己不痛快,还不如放手让位,不是更好吗?”

       第一次和罗艳谈话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场景犹如昨天。

       在顾婉婉出神的时间,俞闽锋已经将自己收拾妥当,“怎么样,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还满意吗?”俞闽锋一双清冷的桃花眼微微眯起,衬衫上面少扣了两颗,露出暧昧的唇印。

       “生日礼物?!”

       顾婉婉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她僵着身子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他的胸口,随后一手抓起,颤抖着声音:“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给了我这份大礼呢?”

       看着眼前那张清秀、委屈、隐忍的脸,俞闽锋的心里莫名的一紧。

       下一秒,一张柔美的脸猛地跃入他的心头,俞闽锋回过神来,眼底划过一丝厌恶,声音冷若冰霜:“总算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尖酸、刻薄、无情,令人恶心!”

       尖酸?刻薄?无情?令人恶心?!

       顾婉婉的身体僵在了原地,隐约还带着一丝狼狈。

       原来,她在他心中竟然是这种人。

       顾婉婉不明白俞闽锋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当初明明是他死缠烂打追求她的!一场婚礼之后,一切都变了!

       这一年来她卖命的工作,把俞氏从濒临破产的境地起死回生拉过来,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疏离和频频出轨,顾婉婉的眼里渐渐地蒙起了一层薄雾。

       “为什么?”

       她轻声问道,眼睛死死盯着俞闽蜂,捏在他衣领上的手指隐隐有些泛白。

       冷哼一声,俞闽锋狠狠地拂开了顾婉婉的手,用更加冰冷的语气,一字一顿地道:“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吗?还是说,做太多坏事,已经分不清是哪件了?”

       俞闽锋一再的逼问,顾婉婉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他要这样惩罚她?

       顾婉婉红着眼圈,胸部剧烈地起伏着,正打算追问的时候,书房的大门被人打开。

       罗艳冲了进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扭动着腰肢走到俞闽锋面前,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用甜得发腻的声音撒娇道:“闽锋,你怎么扔下人家不管了?”

       “小妖精,乖乖去房间等我。”面对着罗艳,俞闽锋那张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丝丝柔情,挂着浅浅的笑容,伸手在她的臀部暧昧地捏了一把。

       呵,这就是区别待遇啊……

       在这一刻,顾婉婉坚持的信念轰然坍塌了!她再也忍受不住眼前这刺眼心痛的一幕,转身夺门而出。

       开着白色路虎,顾婉婉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在了夜宴的门口。

       夜宴是A市最著名的酒吧,里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顾婉婉并不喜欢这样热闹喧嚣的场合,不过今天,她实在太需要宣泄了。

       在地下车库停好了车,顾婉婉走进电梯,在电梯大门快要合上的时候,突然横空伸进来了一只穿着棕色手工麂皮皮鞋的脚,很突兀地卡住了电梯的门。

       “借过,借过!”一个样貌不凡、系着红领带,穿着鲜艳花哨,看起来就知道花心的男人应声而入:“这位小姐,不介意再多上几个人吧?”

       顾婉婉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情更加烦躁。

       顾婉婉后退一步让开位置,一阵节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顾婉婉抬头看了眼,只见红领带后面跟着一个男人,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意大利手工西服,里面配着白衬衫,将他原本就高大挺拔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浑身透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

       在灯光的照射下,那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仿佛身披金色光芒,迈着冷傲和尊贵的步伐,走进电梯,一步、一步,在她身边站住,他那颀长的阴影将她娇小消瘦的身子团团笼罩住。

       顾婉婉不由想起俞闽蜂,心里一阵刺痛。

       男人侧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目光仿佛不经意地扫过她的脸庞。

       顾婉婉抬头,正好对上那双深邃迷人却又带着一丝冷酷的眼睛,莫名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以前曾经在哪里见过?

       顾婉婉正盯着眼前这个高贵冷傲的男人,从记忆中搜索着却一无所获的时候,只听见旁边那个红领带男人一声轻咳:“这位小姐,你这样盯着我大哥看好像不太礼貌哦?”

       一阵尴尬,顾婉婉忙收回了目光,正想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只见旁边那冷峻的男人一道清冷的目光射向红领带男人,他立刻噤了声。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叮咚一声,到达了二楼的酒吧,顾婉婉有些神情恍惚地往外走,不小心踩到电梯的缝隙,崴了一下脚,眼看就要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忽然腰间多出了一只宽大的大手,强而有力,带着一丝灼热的温度。

       “谢谢。”顾婉婉脸色微红,礼貌地抬头看向扶住自己的人,一股淡淡的薄荷烟草清香味混合着成熟男人的气息从身旁那个男人身上传来,清清咧咧的,很好闻。

       男人没有任何回复,只是面无表情地搂着顾婉婉又往前面走了几步,离电梯略微有点距离以后才松开手,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