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大结局
作者:小果儿      更新:2019-01-12 15:43      字数:3131
       “我没时间了,冥君大人,求你快帮帮我,等我将宣代送回去之后,你想怎么样我都行,我要的,是他因我而活,而不是要他因我而死,求冥君大人了。”

       焦急中,冷清义无反顾,给冥君跪下,冷清哀求着冥君,甚至是不惜以自己的身体,来交换冥君的帮助。

       冥君这一刹那间,好像是突然懂了什么一般,轻轻闭上眼睛,冥君低声重复着冷清的话道:“我要的,是他因我而活,而不是要他因我而死。”

       冥君的心中,突勿的升起了一丝感动,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会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义无反顾的从阳间,通过罗生门,来到阴间,只是一心只为寻夫?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这需要有多么大的力量?

       轻轻将冷清扶起来,冥君什么也没说,拉着冷清,一下子消失在了房间之中,再出现时,两人已然到了档案室外,冥君对着里面值班的判官问道:“将神迹大陆的生死薄拿出来,查查北辰宣代,现在在何处?”

       判官点点头,翻找一阵,将神迹大陆的生死薄翻出来之后,这才找起来,找了一阵,判官才回冥君道:“北辰宣代,生于神迹大陆历630年,死于神迹大陆历658年,享年二十八岁,在位三年期间,北峰帝国国泰民安,是难得的明君,死因是,因思念自己假死的皇后三年,成日徇酒,消沉,导致念劳成疾,不治身亡,是世间难得的痴情男子,此刻,北辰宣代的魂魄正与其儿子北辰墨麟一起,在地狱情海沐浴,判其洗掉痴情之后,赴冥界做洲长。”

       冥君静静的听着判官的回答,心中的感动,更是无以言表。

       这对男女,永远的对对方痴着,即便是死亡,也依旧未能将两人分开,也许这便是上天所说的孽缘吧!

       即是孽缘,那必有它的伟大之处,冥君反思自己,曾经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山盟海誓,如今却是背着她搞小三,冥君多觉惭愧啊!

       带着这惭愧,冥君闭上眼睛,抓着冷清,消失在了原地,当两人再出现时,已然停在了一片血红的大海之边。

       站在血海的海滩之上,冥君看着血海中伫立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遂对冷清道:“他们在那儿,你去吧!你即使不来寻他,他以后的日子,也会过的很逍洒,不比在阳间过的差,如何诀择,还希望你尊重他的意见。”

       冷清点点头,迈动着细碎步子,一步一步朝着血海中的两人走去,每往深处走一步,冷清都会觉得,自己的身体轻了一分,地狱的情海,是一片能洗掉人七情六欲的海洋,那些欲念太深者,来到地狱,一般都会以历一番情海的洗礼,方才能接受审判。

       北辰宣代身份特殊,他是先判了再来接受洗礼,完了,直接升入冥界,做冥界内一个大洲的洲长,不用接受阎界的审判。

       走到北辰宣代身后,冷清声嘶力竭,对着北辰宣代吼道:“我来找你了,我错了,跟我回去,我没死,我骗你的,都是我的错,辜负了你的信任,吃袁炎的飞醋,是我不太任性了,跟我回去,不许你把对的爱忘了。”

       冷清哭的泪流满面,但是,浸泡在情海中,她脑袋里的那份痴情,也在慢慢被磨灭,被洗净,冷清很害怕,因为,她觉得,北辰宣代在这里面泡了这么久了,肯定早已经将北辰宣代的痴情,给洗净了。

       冷清不会允许北辰宣代将她忘掉的,冷清吼着,一步一步冲向北辰宣代,走到北辰宣代身后,冷清张开双臂,紧紧的将北辰宣代抱住,情海的海水冷冷的,剌的冷清的手生疼,某一刻,冷清环抱在北辰宣代胸前的手背,却是突勿的感觉到一滴温热。

       北辰宣代的眼泪,掉了下来,这滴温热给冷清带来了短暂的温暖。

       “阎娘对我说,爱的太深,伤的太真,就像她爱上了冥君一般,总觉得会失去她,当死死的抓紧他的时候,他总觉得我不信任他,但当我轻轻的放开他的时候,他总觉得我不在乎他,所以因为爱,我信任他,在乎他,放纵他,但他却给我的爱,上交了一份七分的答卷,爱他十分恨七分。

       所以,判官判我在地狱情海,沐浴一百年,只为了让我洗掉对你的痴,可他并不知道,一百年,哪里足以让我忘掉你,记起你太容易,忘掉你,却是需要我在情海,泡上一千万,一万年。”

       冷清的泪无声,将小墨麟抱进怀中,北辰宣代转过身,将冷清与小墨麟紧紧拥住,用他宽阔厚实的肩膀,给了两人最温暖的依靠,男人的肩膀,便是因此而宽阔。

       拥着两人走上血海的沙滩,冥君看着北辰宣代,心中依旧回味着刚才他在情海中的那番话,他现在才知道,阎娘对她的爱,都已经持续一千年了。

       能爱一千年,多不容易?

       冥君看着冷清与北辰宣代,无耐的叹息,觉得自己活的太久了,也跟着多愁善感起来,走上前去,伸手搭上北辰宣代的肩,冥君轻轻闭上眼睛,将三人带回了他的房间。

       房间墙上,罗生门越来越小,再不进去,罗生门立马将迎来关闭,冷清与北辰宣代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两人心有灵犀,一人一手托着小墨麟,低头在小墨麟的两边小脸,印下深情的一吻,将小墨麟送进了罗生门中。

       小墨麟刚一进去,罗生门立马关闭,冷清和北辰宣代紧紧相拥,从此以后,他们终于能够永永远远的在一起了。

       ……………

       东仙宫的东宫深处,看着浴桶里的罗生门,越关越小,水底的冷清三人,还不见醒来,白童与黑童,再无能为力,猛的一收手,罗生门随即关闭。

       罗生门刚刚关闭,浴桶最底端的小墨麟,突然睁开了眼睛,挣扎着,从水底游了上来,黑童与白童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惊讶,惊道:“她成功了,她真的做到了。”

       北辰明枫等人,早已在下面等的不耐烦了,听黑白二童这一叫,一众人心中闪过一阵兴奋,快步攀上木梯,将小墨麟,从浴桶中捞了上来。

       北辰明枫激动的抱着小墨麟,兴奋道:“太好了,太好了,终于活过来了,墨麟,怎么样,感觉舒服吗?”

       小墨麟迷茫着一张小脸,追问北辰明枫道:“七皇叔,我这是在哪里?我记得,那天,我喝了母后给的毒药,然后,就不记得了。”

       北辰明枫的眉头皱起来,从小墨麟的口中,一众人才听明白了,愿来小墨麟是一早就被袁炎害死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是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啊!一众人个个皆是愤怒起来。

       愤怒一阵,大家才急忙寻冷清与北辰宣代,可看了半天,一众人疑惑起来,冷清与北辰宣代哪儿去了?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大大浴桶里,却是突勿的飞出两只飞鸟,两只飞鸟从水里飞出来之后,便是一只往东,一只往西,飞出大殿,最后,消失在了两个方向,朝着两个方向,越飞越远。

       一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浮现苦涩的笑,冷清还是失败了,致使她与北辰宣代的身体,受到了诅咒。

       黑白二童微微笑笑,唤来北辰明枫与岚,从怀里陶出两卷仙经,黑白二童将之交于了两人,与两人作了一番交待,将东仙宫交于两人,黑白二童才依偎在一起,与世长辞了,活了一百五十多年了,他们真的累了,也许离去,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解脱,那也说不一定啊!

       随着两只飞鸟的飞远,它们也慢慢的离彼此越来越远,这是一条射线,只可惜,两个点相对,一端却是延伸向两边,永远不会有交点。

       罗生门的诅咒,只让冷清与北辰宣代的肉体,越飞越远,永世不会再相见,这两只鸟儿,没有交点,只是一味往前飞,它们都相信着,越往前飞,就离自己的爱人越近,直到有一天,飞到世界的另一端,它们在那里相遇。

       后来,神迹大陆之上,出现了很多这样的鸟儿,有人说,这是他们终于历经了千难万险与重重考验,飞到了世界的另一端相遇,然后诞下了后代;也有人说,世界上痴情的人多了,都遭受了罗生门的诅咒,于是化作了分飞的鸟儿,考验它们是否经得起远距离的思念。

       于是,这样的鸟儿,人们给它们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唤做“分飞鸟”。

       痴情的情侣们发现,无论如何将一对分飞鸟放在一起,它们都会朝向两个方向飞去,有些人,这辈子都见不到分飞鸟,而有些人,它们总是愿意围绕在他/她身边,凡是分飞鸟围绕在哪个人的身边。

       不久之后,这个人都将迎来一份刻骨铭心的爱,于是,大家又将分飞鸟,称做“爱情鸟”,将之当作是爱情的象征,相爱的人都会这么做,每人都会去捉一只分飞鸟,两人相约某一天,将分飞鸟放生,然后,等着分飞鸟哪一天,再飞回自己身边,等不到分飞鸟,两人永不分离。

       只是,可惜的是,分飞鸟把爱情带给别人,却是永远带不给自己。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