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再见米诺
作者:笑仙      更新:2019-01-12 15:27      字数:3922
       古家村真得沸腾了,老乡们纷纷带着自家产的农家货去看望,山里人实在,他们不是因为龙家儿子有出息,还当了大官,而是龙家二十多年的儿子回家了,亲人团聚,儿子认亲爹亲娘,这是天大的喜事。

       古家村只有五十多户人家,就连古平和媳妇都硬着头皮来了,没敢多留,放下一袋核桃就走了。

       古平毕竟是姨娘的儿子,也不好难为他,也没功夫理他,兴龙山来了五十多人,村里五十多户的人都来了,屋里屋外坐着的,站着的,满满的,我得去招呼他们,给老人点烟,苏琼绫给孩子们分糖果,点心。

       卧龙山地处深山,这里每亩山地玉米和小麦才二三百斤的产量,老百姓太穷了,虽然住着新房子,但根本没有像样的家具,看着就让人心酸。

       我家,就是如此!

       常凤娇的眼里处处都是商机,吃着皮薄肉多的山核桃,山栗子,跟乡亲们说要成立一家公司,专门卖卧龙山的山货,今后收获的时候,会安排车来,让老村长跟那些自然村说一下,也好带动山里人致富。

       老村长说这敢情好,山里人穷怕了,这回有出路了。

       张世民给村民们解释,公路是龙小古先生出资修的,这次他带部队来,是为老百姓建一所小学,让孩子们有学上,不能再种地生娃,生娃种地了。

       龙家保和杨慧兰听说是儿子做的好事,那儿子得多有钱啊!

       乡亲们都觉得有部队给老百姓修路,是菩萨显灵了,谁知是龙家儿子出钱修的,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然后,常凤娇就给每家分钱,一户十万,让他们种树搞养殖,算是先生的投资合作,所有山货和家禽家畜都由他的公司来收购。

       山里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整个古家村又沸腾了!

       龙杨跟娘杨慧兰咬耳朵,说先生不仅是有钱,而且人缘好,那个外国的洋妞之前是先生的女朋友,她没珍惜先生,后来分开了,其实先生结过婚的,一川和彩儿就是先生第一个妻子米诺的儿女,只是孩子还小,她就走了,苏琼绫便接下这档子事,孩子小,不懂事,就喊她妈妈了。

       杨慧兰心里不是滋味,儿子年轻丧妻,想来儿子比他们还苦呢。

       龙杨说米诺虹化了,到天上去了。

       杨慧兰说别瞎说,那是神话故事。

       龙杨再也没说什么,她只是替哥哥向老人传达一点点事。

       单丽锦跟亲家唠嗑,说后天举行婚礼,所需要的东西,他们都带来了,她问过女婿,琼绫发嫁,就从姨娘的老屋。

       我知道张世民来,一定是有原因,问后才知道果然如此。

       原来这里还没来得及通电话,手机信号断断续续不怎么好,但是最高首长上次没有见到我,多少有点遗憾,上级便让张世民将设备带过来。

       我明白了最高首长的用意,跟爹娘说了这事,让他们到时不要害怕,想说啥就说啥,最高首长是当世明君,为人和蔼,说错了话,也不会怪罪他们。

       龙家保和杨慧兰有些紧张了,搓着手,直摇头。

       我做了爹娘好长时间的工作,这才说服他们,到时跟最高首长说几句。

       第二天晚上,张世民让人再次调试设备,信号很好,才进行各方联系,然后跟先生打了个手势。

       大院里,众人安静下来。

       “小古,你好!”设备连接扬声器,声音很洪亮。

       “首长好!”我赶紧打了一个敬礼,“特别调查局七级成员龙小古向首长敬礼!”

       “小古,不要紧张,现在我先跟你的家人说几句话。”

       “首长,我爹娘都在。”

       “好,龙爸爸,龙妈妈,你们这些年辛苦了,我代表国家,向你们问好,也为你们给国家生了这样优秀的儿子表示感谢。”

       “首长辛苦了,我们不辛苦。”龙家保和杨慧兰坐在椅子上,像小学生上课那样坐得直板板的。

       “我能听得出来,你们比小古还紧张,放松一些,我们交流,就像你们唠嗑一样就好。”

       “嗯,我们听首长的。”龙家保和杨慧兰那还是紧张地不得了。

       “小古二十多年没有回家,是他不想连累你们,你们应该体谅他的难处……最后我祝愿你们二老身体健康,生活幸福美满。”

       “谢谢首长。”

       “呵呵,你们还是很紧张。现在我要向小古表示祝贺,你跟苏琼绫终于要踏入婚姻的殿堂,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谢谢首长,首长为国事操劳,还请保重身体。”

       “小古,谢谢你了。在这里,也向兴龙山的英雄们问好,他们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国家和人民永远会记住他们。”

       “向首长致敬!”国定昌带领众人敬礼。

       “小古和苏琼绫的感情来之不易,这次婚礼,你们就辛苦一些吧。在这里,也向苏家的两位老人问好,祝你们健康长寿。”

       “谢谢首长还记得我们。”苏重五和赵玉华高兴坏了。

       “你们培养出像苏总这样的大儒商,这是国家之福,现在兴龙山有苏总,国定昌和常凤娇这样的商业大才,那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带动国民经济,进入世界经济强列。”

       “我们不会辜负首长对我们的期望!”苏万城赶紧表态。

       “小古,如今见到双亲,祝贺你了,好好孝敬父母。”

       “是,首长!”我再次敬礼。

       “最后,我跟你特别交待一件事。你不要辞掉特别局的职位,就亮在明处,这是一种震慑。我不说了,你能明白的。”

       “是,首长!”我本想结婚后就辞掉职务,看来最高首长棋高一着,不得不接受。

       “小古,苏琼绫,祝你们新婚快乐。”

       “谢谢首长。”苏琼绫跟男人赶紧道谢。

       “诸位再见,龙爸爸,龙妈妈,再见。”

       “首长再见。”

       通话结束了,这夜龙家保和杨慧兰激动地一夜未眠,这才是龙家的荣耀!

       真正的荣耀!

       ……

       一场简朴而带着地方色彩的婚礼结束了。

       我带着爹娘,还有姨娘回到海城,爹娘说他们住了大半辈子深山老林,不想再住山里,就和姨娘住在兴龙山外的别墅。

       姨娘经过我的治疗,又住了一段时间的院,身体完全恢复,他们没事就到海边玩,要么逗弄孙子孙女,生活在天堂里,可是住了不到一年,想乡亲们了,便回古家村去,还带着苏重五和赵玉华走了,说山里空气好,谁知住了不到一个月多又回来,说是想孙子孙女。

       老人,他们喜欢怎样就怎样,图个快乐,健康,一切随由着他们好了。

       我经常在月夜去英雄们的墓地,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回想着那些残酷的岁月,想着死去的上官宇、虎仔、柯卫、黄伟、仲民、高富宽、关英、陈圣、君贤、管廷天、瓜婆娘、杜朝元、历枫梧……还有李月儿,还有那些热血的汉子们。

       兴龙山的英名是用太多英雄的鲜血铸就的,没有他们,就没有兴龙山!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还活着!

       我衣锦还乡认了亲爹亲娘,还有姨娘,可是这些死去的英雄们呢,他们甚至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只有一座坟墓,上苍对他们不公平啊!

       死者安息吧!

       我常来陪伴!

       有时候,我会想起丽吉妮儿,那个坚强而独立的洋姑娘,还有赖在兴龙山五年之久才离开的伊达美娜,她一书名,成为作家。

       有时候,我还会想起丁一梦,林若雅和梅依依。林若雅被调回京城,她结婚了。丁一梦是跟琼龙集团有往来,也经常来兴龙山,她有时候会逗苏琼绫,说后悔放弃了我。梅依依竟然口是心非,一直没有结婚。

       梅依依,她是我这辈子的心结!

       常凤娇真得不打算结婚了,谁劝都没用,她说要做个女强人,将琼绫龙做成世界级一流的大集团,她做到了,我知道她心里只有我,永远做个单身女了。

       常凤娇,她是我这辈子的无奈,这丫的怎得这么倔犟呢!

       我的修为越来越高深,可是我无法解除老姐希凤儿的绝情蛊,她的绝情蛊跟心脏连着,动则有生命之危。

       希凤儿,她是我这辈子的遗憾,我都被人称为活神仙,却救不了老姐!

       老姐跟我说,这是她的命,她的命就是跟我做一辈子的姐弟,这样她很知足了。

       龙杨最后嫁给了苏泽宇,这是我和兴龙山众人最高兴的事,苏泽宇年纪长些,可他真得是个好男人,为兴龙山的教育事业付出了一生的心血,他在兴龙山很有名望。

       我的小美丫可有意思了,她想为我生个女儿,说等女儿大了,就继承她的女人缘电子商务集团公司,谁知一连又生了两个儿子,再也不生了。

       苏琼绫看着三个宝贝儿子,有时候就跟我说,小古哥,看样子我命里不担女儿,女人缘还是留给彩儿吧。

       我说,这叫什么?

       苏琼绫笑着跟我说,如果没有米诺,我早就死在山洞里了,她哪里还能跟我走到一起,甚至她再也看不到爸爸了,而苏家的一切也会毁在苏东阳手里,所以米诺是她的大恩人,也是整个苏家的大恩人,等以后将女人缘给彩儿管理,就是报米诺的恩。

       我觉得小美丫说的很有道理,这是冥冥中的命运,也许是的!

       是的!

       有些事就是冥冥中注定的,世间没了异灵,我也没了青龙,可以说除老姐希凤儿,我们都变成了正常人,但蛊是真实存在的。

       也许,这就是天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年年过去,兴龙山家口众多,我看到了太多的生老病死,奶奶蔡姝蕾去世了,让我伤心了好久,之后赵玉华就走了,苏重五也跟着离开了,都说他是被老伴叫去了,他们是夫妻同命。

       随后,老前辈们一个个离开了我,就连我最敬仰的师兄白墨然都走了,他临终前只告诉我一句话,人活着固然容易,但也很艰辛,他寿终就寝,无怨无悔,该去地下陪老哥们几个了。

       白墨然的离世,让我痛苦了好久,每当在这样痛苦的日子里,苏琼绫就默默陪着我,跟我说,小古哥,人终究要死的,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每当那个时候,我就更加的想念米诺,她还好吧?现在是不是在搂着孩子哭泣,也在盼望着我回去。

       我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这让苏琼绫好嫉妒,说我怎么不变老呢,再这样下去,就无法一起出去逛商场了。

       其实,苏琼绫就是个不老仙妻,她看上去很年轻的,只是看到我这张二十多岁年轻人的脸,有点心理不平衡,有时会说,小古哥,你儿子都年轻,你就变成怪物了!

       我不想当怪物,我想做我喜欢的事业,于是一直经营着富缘堂,随着年龄的增大,越来越思念我的米诺。

       那时我才感悟到一个男人的第一任妻子和第二任妻子之间的差距,那不是一张A4纸的厚度,而是一种永远的距离!

       那年。

       那个春天,那个细雨濛濛的日子,也许由于下雨没有客人,就在傍晚我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少女急匆匆地走过来。

       我背对着她收拾东西,并没有注意到她,却被她清丽的嗓音惊到了。

       蓦然回首,我惊得“啊”了一声,好美雅的女子,好熟悉的容颜,这难道是我最爱最美的女人下界来了,禁不住脱口问道:“米诺,你怎么来了?”

       那少女笑了,笑起来的样子好迷人好性感好有诱惑力,跟米诺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