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进京
作者:18258013299      更新:2018-12-05 14:42      字数:2435
       一路上,陈玉萝时常调头往后看,楚莲问道:“表姐,你在看什么?”

       陈玉萝没有回答楚莲,而且直接叫着车夫:“麻烦停一下马车,我要下去。”

       楚莲问道:“表姐,我们好不容易出了会稽城,你为何还要下去。”

       陈玉萝回道:“我们走了,范连辰怎么办,谁给他送饭。”

       这时,秦露映突然说道:“陈姐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范连辰,这些日子,我们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事,可他有想过你吗?”

       陈玉萝说道:“他自己都自身难保,那还能顾及到我们。快停车,我要下去。”

       秦露映说道:“你若是要去了,那我们还去京城做什么呢!”

       楚莲也跟着说道:“是呀!表姐,秦姑娘说的对,你都下去了,那我们还去京城做什么呢!再说了,你要是下去了,万一正巧碰上追赶我们的那些人,那不是更吃亏。”

       陈玉萝说道:“可是,以范连辰现在的处境,他根本就无法生存。”

       楚莲说道:“我看你真是忘不了他。”

       陈玉萝说道:“你以为想要忘记一个人,有那么简单?停车。”

       楚莲说道:“停什么车,别停。”

       车夫也算是个比较明事理的人,没有将马车停下来,而是赶着马车,飞快的向前奔去。

       过了一些日子,陈玉萝几人算是到了京城。

       来到京城之后,陈玉萝三人连同父母一起,同时挤在两间不是很宽敞的小屋里。

       突然有一个晚上,陈玉萝的父亲从紫荆城回来,单独找到陈玉萝,对陈玉萝说道:“女儿呀!父亲刚得到一个消息,听说下个月,皇上要选新人,你们一直待在屋里,也不是个办法,不如等到内务府开始选秀的时候,你们就去应选吧!”

       陈玉萝说道:“皇上选秀女,都是从臣官之家开始选起,我们几个都是出自平民之家,怕是连紫荆城的大门都进不去。父亲,我们去了,要是选不上呢!”

       陈玉萝的父亲说道:“父亲认识驻防将军,驻防将军和内务府的冯大人是至交,请他帮帮忙,到冯大人哪里去通融一下,你们几个也可以去参选的。选得上选不上,去了才知道结果。哪怕是选不上,能在皇宫里面做个宫女,也比你们天天待在家里强。你真是不买油盐不知道柴米贵,这京城里的物价,可要比其他的城里贵上许多。若是只靠父亲每个月的俸禄,这么多人要在京城里长期的生存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你们几个要是都做了宫女,不但有吃有喝,每个月也和父亲一样,还能拿俸禄。要是娘娘们高兴了,还会给你们赏赐。”

       陈玉萝听父亲说了这些,犹豫了一阵,然后回答说道:“那父亲容女儿想想。”

       皇宫里又要举行选秀,到处都在忙碌。

       荣妃和惠妃身负重任,协理六宫之事,更是分不开身,德妃有空闲时,也会前来帮忙。

       转眼间,选秀大典就要开始了,在选秀的头一天,荣妃、惠妃,还有德妃,三人配合着内务府一同将选秀必用的东西备好。

       选秀当天,玄烨亲自到场,秀女们由太监和宫女带领着,陆陆续续的进入紫荆城。

       梁九功拿着秀女名册,双手撑开,朗声宣读:“满洲镶黄旗内大臣何名贤之女,何盈仙,年17。”

       名叫何盈仙的女子走上前去,行着叩拜之礼,说道:“臣女何盈仙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何盈仙刚退了下来,梁九功又念道:“满洲正白旗,军机大臣施洪叙之女,施翠颜,年16。”

       施翠颜也走上前去,也一样行着叩拜之礼,说道:“臣女施翠颜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梁九功又继续念道:“掌銮仪卫事大臣高宏庆之女,高帆帆,年17。”

       高帆帆也是如此,走上前去,行着叩拜之礼,说道:“臣女高帆帆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这时,梁九功看着秀女名册,斗了斗神,朗声说道:“贵州汉军旗,秦志圣之女,秦露映,年18。”

       梁九功念到此处,秦露映一听前面几个秀女都是臣女之身,却不知如何应对,突然急得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

       站在后面一排的陈玉萝和楚莲看着也是焦急,陈玉萝轻声说道:“露映,念到你了,赶快走到皇上身前。”

       秦露映一听,回头轻声说道:“陈姐姐,别人都是说臣女参见皇上,那我是要说臣女,还是说民女。”

       陈玉萝回道:“因为人家的父亲是大臣,你父亲是平民,你当然是要说民女了。你就说一句民女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听了陈玉萝这么一说,秦露映立刻走上前去,面对玄烨说道:“民女秦露映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秦露映刚蹲下去,行了个礼,玄烨看了一眼,大声说道:“待选吧!”

       梁九功立刻宣道:“秦露映,待选。”

       几批秀女落选过后,先是楚莲和一群女子一起上来,梁九功又宣道:“太子少师卢学旺之女,卢碧瑶年16。礼部尚书杭铁明之女,杭春篱年14。九门提督吴华龙之女,吴湘湘年18。浙江汉军旗洪常宪之女洪楚莲,年16。”

       楚莲上来之后,也和秦露映一样,被待选。又过了几批,终于轮到陈玉萝。

       梁九功再次宣道:“满洲镶黄旗驻藏办事大臣薛荣誉之女,薛青青年18。徐州巡抚卫承运之女,卫紫涵,年15。满洲正白旗前锋参领杜迟国之女,杜梅鹃年19。内阁学士鲁成羽之女,鲁冬妍年17。紫荆城侍卫陈希阂之女,陈玉萝年19。”

       陈玉萝也一样,是待选。

       紧接着,梁九功又宣道:“满洲正白旗太常寺少卿丛杰伦之女,丛雅莹年17。满洲镶黄旗顺天府丞王岳华之女,王茜茜,年15。大理寺少卿谭耀文之女,谭玉苇年18。”

       选秀结束之时,陈玉萝几人一个都未能进入第二轮的竞选,全为宫女。

       回来的路上,陈玉萝一直埋怨着她的父亲,不停的说道:“我就说过,不来不来,父亲非要让我们来,咱们三个,都没有一个能进入下一轮,多丢人呀!”

       秦露映说道:“做宫女也不错啊!总不能天天蜗居在你家,麻烦着伯父和伯母,而且还可以拿俸禄。”

       秦露映几个能选为宫女,今后能有个安身之地,也算是满意的了。

       选秀女的事,算是已经落下了帷幕,德妃和荣妃惠妃忙了一天,累得筋疲力尽。

       德妃回到永和宫,刚坐定下来,韵合突然说道:“娘娘,今日选秀之时,奴婢好像听见有秦露映的名字,哎对了!后面好像也有陈玉萝,莫非,莫非她们也到京城来了。”

       德妃微微一笑,说道:“你听错了吧!本宫怎么没听到。今日秋月一直陪伴在本宫身边,半步也没离开过,不信你问问她,连她也没听到。”

       韵合说道:“娘娘,今日您与荣妃娘娘,惠妃娘娘,管的是六宫,也是第二轮的竞选。若是她们只进了第一轮,您当然是听不到了。”

       “你以后要是真见到她们,就叫她们来永和宫找咱们。本宫有些乏了,这里有春花就可以了,你下去吧!”

       “是娘娘。”

       韵合应了德妃,就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