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金戈天下
作者:冷影紫雪冰寒      更新:2018-05-15 21:56      字数:2178
       “来人,马上回宫。”是完颜辰几近失控的大吼。

       “随从御医速速传来,快替颜儿止血”他咆哮着已经完全失去往日的贵为皇子该有的从容理智。

       突厥皇宫,子时。

       夜黑如墨。

       窗外的狂风暴雨像是无数条鞭子,狠命肆虐的抽着世间万物,倾盆而下,砸在高高的屋檐上,再坠落到地面,粉碎成水花。

       一道道闪电划过长空,如同一条条巨龙在云层飞跃,刹那,耳畔便响起惊心动魄的炸雷声!

       软塌上,一名女子脸色苍白,双眸紧闭,如同毫无生气的瓷娃娃,美丽而又柔弱。

       塌下则跪满了一地的宫内御医,侍女太监宫人,面色皆是恐慌怯拔。

       完颜辰来回不停地踱步,在这寒意十足的夜,他的额头竟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大皇子,恕臣等无能,楚姑娘怕是熬不过今晚。”为首的御用医官大臣趴伏在青瓷地面上,浑身哆嗦。

       “什么叫熬不过今晚?”声音里似是裹了寒风,朝一众人袭去。

       接着,俊美的薄唇高高扬起,深呼吸,手,紧握成拳~~~轰,一张翕金楠木桌在他的拳下粉碎!木屑四处飞溅,连同他今生所有的笑容,瞬间,凝结成冰!

       “这……那剑体正刺中心脏,且失血过多,姑娘前一段时日的车马劳顿以致身体甚是虚弱,故此雪上加霜,臣等才会束手无策……,此乃天意,还请大皇子节哀……”那医官面色死灰,早已吓得语无伦次。

       “天意?好一个天意!本皇这一生最不相信的就是天意,尔等给本殿下仔仔细细听清楚了,若是救不活颜儿,定灭了你等九族!”他星眸如三九寒天的冰凌,冷的令人如置冰窖。

       与此同时千里赛外,辽临城。已是雪花飞舞,冷的彻骨。

       军帐内,马提灯亮烁,依然寒冷入心。

       端木逸静静凝视桌上的一副画,画中她笑靥如花,美的倾城,眉宇间还有一份娇憨和倔强。

       脑海里是初见她时,漫天的桃花,那花儿似乎是为了他们相遇而开,那样的美,起舞整个天空。

       荒野塞外,她奋不顾身的惨烈,那鲜红极致的血,溅了他雪白的袍,也漫了一世痴情。

       就这样看着,眼,无力缓缓的闭拢,是什么,灼热的液体,顺着眼角滑落。 ……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一场梦

       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我的心只愿为你而割舍

       你是我一生唱不完的歌 ……

       天,不知在谁的叹息中,微微的亮了。

       殿外,落满了一层暗夜里花瓣。

       那些残骸叶瓣,萧零的,随着清晨的风儿在台阶上翻旋着。

       百药池水温热清透,表层袅袅散发白烟。

       他抱着她坐在池中,已有三个时辰,手脚麻木到毫无知觉,然,心更是一点点往下沉。

       池水很温,但他却暖不了此刻寒冰一般的心。

       怀中的人儿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可爱的小扇子,紧紧闭着,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凭着肌肤的触感,他感觉她的脉搏一点点变弱。

       瞬间,一股痛彻心扉的挫败无力感汹涌而至,热泪再次滚落,滴在她曾经笑靥如花的面上,有种极致的美。

       他的眼神总像一匹苍狼一样狂野,却在她身上化为一缕又一缕如水的光。

       “隐影,进来。”低沉沙哑的命令声。

       “殿下。”

       “刺我一剑。”完颜辰痛苦不堪的闭上双眸,从水中伸出一条手臂。

       “殿下万万不可啊,请三思。”隐影大惊,莫非大皇子要用自己体内的金龙灵血来救她。

       “快,没时间了。”完颜辰怒道,口气中有不容置疑的力道。

       “是。”

       但看一道白光凌冽闪过,那条露在水层面的莽龙袍宽袖手臂已被利剑划开,血,鲜红的液体喷涌,瞬间,染红了池水。

       隐影跪地,握着剑柄的手发抖,心揪作一团。

       金龙血何其珍贵,滴滴都是本身的精华灵气,若有丝毫差池,内力灵身会控制不了的大量消损,后果不堪设想!

       殿下他这是用命去赌,去博!

       片刻。

       待见那原本清透的池水忽地变得赤红,空气里有浓烈的龙延香和血灵草的药气交相纠缠。

       白色的烟雾瞬间变得七彩霞光,荦荦绕在上端。

       这神奇的异像短短的维持了数秒。

       完颜辰只觉得怀中的人气脉越来越强,脸色越来越红润。

       辽临城。

       塞外的风呼呼狂吹,舞出一地的沙。

       空旷苍凉的天地间,有大批军帐分散盘踞。

       白色底图带着镶蓝边的军旗,高耸驻插,遍布整个都城……

       这是属于他的军旗,端木王。

       夜色如水,寒意逼人。

       一道挺拔瘦高的身影,在夜空下疾奔数十里。

       似是在发泄什么,漫无目的的狂跑,随着风,他雪白的袍角飞扬,有种凄凉凌厉的美。

       终于,他停下来,白皙的脸庞有少许疲惫,额头沁有几粒汗珠,打湿额前的发,荡在眉心,有种说不出的狂野邪魅。

       只是那眼光远远望着南方,眼神透出冷冷的寒光。

       但那寒光转瞬即逝,转换为一丝暖暖的光线。

       好像想到谁,那个暖光越来越深,最后化为一抹温柔的笑容凝刻在唇边。

       “王爷,胭脂兽备好,王爷何时出发?”不知何时,他的身后有几个黑衣男子煞般现身。

       一匹黑色战马威武凌然出现在眼前,烈马的眼睛闪闪发亮,皮毛被梳理的顺滑,犹如黑缎般,即便不懂马的人,也可以一眼看出来,这是一匹顶级纯良的宝马。

       “回去告诉副帅,一切等我归来再定夺。”他翻身上马,冷静的声线命令,“驾”一声高呼,双脚使力一夹马背,马儿如离弦的利箭,卷起一阵漫天黄沙,飞快消失夜幕下。

       他日日夜夜苦思的人儿,他一生一世的牵挂,他原本与世无争的道心,终是为了她,金马铁戈,兵分天涯!

       突厥皇子殿,夜明珠灯高悬挂顶,璀璨了一室的光芒,亮如白昼!

       完颜辰端坐在龙案前疾书狂草,蹙着剑眉,薄唇紧抿。

       光影一刹,一道白光闪过。

       端木逸一身雪白的华衣,如神降临,立在正殿中央。

       完颜辰挑了眉眼,眯看着他。

       终是来了,哼,不意外,自己等了许久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