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游戏空间?穿越?
作者:听雷声      更新:2017-08-11 11:01      字数:3164
       东华大陆,玛德王国西北,塔拉兹城!

       一道金光划过天空——闪电,那道耀眼的电光穿透令人压抑的乌云,把天空和大地照得通亮。

       轰隆隆,轰隆隆!一眨眼之间,雷声好像催命符一般接踵而来。

       城主府内,十几名将领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没人敢打破着令人窒息的死寂。

       忽然一个穿着华丽袍子的人站起身走下座椅,对着和他平坐的男子轻轻地行了一个鞠躬礼,嘴角轻笑了一下开口说道:

       “狮将军,我看待会儿趁着下雨您还是和您的部下先走吧!”

       那满头红发的人眼睛顿时瞪大起来,哼了一声,对着他厉声道:

       “象城主,我狮帅戎马一生,何时做过这等置百姓于不顾的下作卑劣之事?”

       那人心如火燎,不仅没有害怕,反倒是抬起头看了一眼门外的天空,带着几分悲壮的神情回应道:

       “将军,正因为您是我们整个玛德王国,不,是整个东华大陆的兵神。您才更应该活下来,回到朝廷找王上借兵,为我们死去的百姓和兄弟们报仇雪耻啊!”

       那人看了一眼气得脸色发青的红发人,不等他的回答,又接着说道:

       “我看古德王国也没那么强,他们现在的将领曾经不也是您的手下败将嘛。“

       男子越说越兴奋,咽了一下口水继续道:

       “再说了,我们城投降了也不一定会被对方杀害,到时候您杀回来我们再来个里应外合就……”

       不等他说完,那将军突然把桌子一掌拍碎,拔出右边侍卫的宝剑砍向城主的脖子,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宝剑停在了半空中发出嗡嗡的声音。

       “将军,不要冲动!”

       “将军,三思啊!”

       “是啊,将军,象城主也是为了以后着想嘛!”

       那将军眼睛一咪,看向了旁边的另一个统领,“马统领,你也不劝劝我?”

       “将军行事,马某素来没有任何怀疑,您的英名岂是单单靠那百战百胜的战绩说的清的。马某相信,将军早已有了自己的决断,而象城主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也是有目共睹的。要不是象城主这次拼死相救,我估计我这条命也和其他几个兄弟一样魂落他乡了。”

       那将军左手一扬示意不要再说了,然后将右手的宝剑插到脸色煞白的士兵腰间,带着几分赞许的神情看着这个从小带在身边的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马说得好,不过就是太罗嗦了,以后开会和传达命令的时候要精简。大家都很不错,知道以大局为重,是我太冲动了,向大家道个歉。”

       “好了,象城主,感谢你和你的城民和我们一起坚守的一个月。你的建议也很好,我和我的兄弟们就不打扰了,今晚行动的时候还希望您能够多多配合。”

       “一定、一定、一定,我和……”

       象城主话没说完一颗人头就滚了下来,所有人都呆滞在原地。

       “将军,这……”

       “哼,以为做的隐秘我就不知道吗?还想去报信?下辈子吧!”

       “将军,你是说之前我们被算计和王上的三道召回金牌是城主搞的鬼?”

       “是,除了他……”

       “噗——”话还没说完一口血喷出,那将军昏死了过去。

       “唉,都怪之前古德王国请了体师参战,要不是将军早年修习了一套残缺的神术,早就被敌人几十个体师打得暴体而亡了。”

       “是啊,将军也真是厉害,能够以体士期黄阶的修为对战几十个体师红阶,说出去估计整个东华大陆没人会相信吧。”

       “可是那有什么用,咱们将军也中了好多次重击,谁又知道那些红袍背后宗门有多大势力。万一那些宗门是上品宗门下山历练的弟子,别说咱们惹不起,就连咱们的王也只有给人家磕头认错的份儿!”

       “可不是嘛,再说咱们的王会不会磕头还难说,就这两天连续三道金牌,你敢说王上没有对我们有成见?”

       “成见?刚刚我说王上要卸磨杀驴被狮帅批评了,我看可能还不止如此,万一给我们来个株连九族岂不是又一件千古奇冤?”

       “唉,我说咱们现在这几千号人还能够干啥?能挡住对方的十万大军?要不咱们也投靠宗门去吧,到时候找个机会下山历练什么的报仇雪恨。”

       “对对对,老三,你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老四打仗从来没怕过谁,可是现在真的不能只为自己考虑啊。倒是狮帅,他家人——唉,说真的,尽管说狮帅是混血不太好听,可是兽族整个东华大陆有几人敢惹?咱们这样做也没算对不起狮帅这些年的交情吧。”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你们怎么打算我没意见,但你们就准备把狮帅放在地上吗?”

       “马统领,你只不过是狮帅身边的护卫统领,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停!大家先听我把话说完,要是你们觉得我说的不对,你们尽可去地方投诚。”

       “马统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侮辱我们吗?”

       “侮辱?你要是觉得是也可以这么认为。”

       “行了,老二,听听马统领要说什么。”

       “大哥,就这小子能说出什么?一个打仗还需要靠别人救的人有什么资格指挥我们。”

       “行了,你少说两句,大家也都静一静,听听马统领有什么高见!”

       “多谢!我只说两点眼前的:第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应该对外保密,起码狮帅醒过来之前大家要让手下的士兵更加严格监视城内城外,排查可能存在的其它敌方卧底和敌人的突袭;第二,我们应该把城主府上下控制起来,借用城主府主生病的名义为狮帅寻医治病,防止走漏消息。”

       “嗯,马统领说得有道理,我觉得大家暂时也不要自己慌了阵脚,咱们再合计合计。”……

       夜半,刚刚停住的雨洗去了空气中的燥热,微风带着几分微凉,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带着倦意来到了城主府门口。小乞丐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跌跌撞撞好似打着醉拳,鞋子也漏出了半只脚,看起来比其他的难民和城里百姓更落魄,但眼中却充满一种神游天外的灵动之气。

       “站住!食物今天下午不是都发了吗?难道还没吃饱?”

       “唉,我说,你太客气了,咱们这些兵都快没吃的了还顾得上乞丐?直接轰走得了,像这样的人活着活着污染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死浪费钱币,不下地、不干活儿有的吃还要咱们守卫。要我说,神就不该允许这样的人存在。瞪什么瞪,我说你,乞丐,再不走我就踹你了!”

       “乞丐怎么了?我说将军教我们地是不是忘了?一切生灵都是平等的,只有待别人像自己的亲人才能打好仗,才能和自己的家人过上想要的日子。”

       “平等?你是说蚂蚁也能和我们一样?省省吧!喂,乞丐,你真不走?再不走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那小乞丐好像始终没有听见一样,冷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准备抬脚继续往前走。

       “嘿,原来不只是个聋子,还是个哑巴。好好好,官爷不给你点颜色瞧瞧还真当官爷是摆设。”

       “乞丐,这半个馒头你拿着,我剩的不多了。你放心,等将军打完胜仗之后你肯定能吃饱的。”

       乞丐眼中一酸,笑了:“馒头就不用了,让我进城主府吧,城主的病我能治。”

       “你个乞丐能治什么?一边而去,不想让将军砍头就快滚。”

       “将军?呵,将军自己怕都活不了了,哪还顾得上城主。”

       “哎呀,你个小王八蛋,你敢诅咒将军,将军的神勇岂是你能随便议论的。”

       砰砰砰,士兵三拳仿佛打在了水上面被卸掉了力气。

       啪!士兵的一脚被拽住然后人像风筝一样飞进了城主府……

       “什么人?”一声大吼从府内传出。

       “难道这么快就有敌人来了?马统领,你先出去看看,我还撑得住。”

       “将军,我送你出城吧,你这伤实在是太重了。”

       “不,马统领,你听我的,明早带着弟兄们出城去找我父亲。唉,难道我最终还是要靠父辈荫庇生活吗?”

       \"将军!”

       “好了,该交代的也差不多了,这封信等你回来再带给王上吧,希望我王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哎呀,打了这么多士兵和将领,怎么一个经打的都没有?难道这个游戏空间的士兵和军队配备就这个水平?感觉还不如我8岁玩的《星球大战》有水平!”乞丐一脸无语的自言自语道。

       地下七零八落的躺着近百号人,一脸郁闷和不解的看着这个神一样的乞丐,都感觉自己像做梦没睡醒一样。有的士兵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胳膊,还有的在掐了自己之后忍不住掐了掐自己旁边的人,一阵阵哎哟此起彼伏。

       不过乞丐也有自己的郁闷,怎么回事儿,打了这么多人系统不给我提示主线任务,还有好歹给我送点经验值什么的吧,再不济你也给我一份通关地图什么的啊,妈的,这个游戏等老子出去了一定给你打差评,然后收购过来把开发这个游戏的放进来折磨个几百遍上千遍。

       不对不对,作为23世纪的网络游戏不应该犯这种一两百多年前就会有的错误啊!难道这不是游戏空间?我真的被炸死了,然后穿越了?想到这里,洛九天吓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