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臣妾做不到啊
作者:听雷声      更新:2017-08-11 11:00      字数:3157
       “洛九小兄弟,你看我这些兵马如何?”

       “狮帅,咱们这么熟了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只能说一句,尚可!”

       “尚可?你这乞丐能知道什么?将军,请您出手斩了这满口胡言的臭小子吧!”

       “老七,退下,别激动,听听洛兄弟说说看怎么个尚可法!”

       “哼,马统领你现在倒是跟着这乞丐穿一条裤子了!洛九,你快说,你要是不说,就是你的体术再厉害,我郑七也会拼了这条老命重创于你!”

       “别激动,别激动,在说之前我有几个问题问问狮帅!”

       “叫你说你就说,别婆婆妈妈的!”那束着紫腰带的统领显然是准备要动手了,全身肌肉都崩起来了,拳头捏得吱吱响。

       “退下吧!老七,你和老八都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怎么也变了?”狮帅语气中突然多了一份凌厉。

       难道狮帅发现了?不应该啊?不能漏了马脚!假装生气转身就走,心想是时候回宗门禀报情况了。之前伪装王八的用毒高手易天行既然都走了,自己这最后负责情报间谍工作的自然也要赶快撤走给最后的总攻送上一份大礼。

       这名暗探叫易势坤,和那易天行一样是三斧帮在民间的隐藏力量,也是属于易字派仅有的两大高阶体师之一。其实他和易天行俩人之前也不是没考虑直接和狮帅动手,但在看到狮帅以体士对阵体师团的时候被那阵仗吓坏了,谁也不敢直接动手了。虽然易天行好几次在途中给那些士兵和统领下过毒,可谁知道狮帅素来以严治军,带着士兵和统领到荒野历练吃了一种解百毒的恶魔果实,自然是百毒不清了。给老百姓下毒吧,又没带那么多的量,而且药材全部被军用了,最后准备离开前毒死这个突然杀出的乞丐,谁知道人家也不怕毒。

       起初看到易天行无功而返易势坤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觉得自己要是能把军情成功带回去,别说从分堂升入总堂,就是做个副帮主和长老也是有可能的。本来昨天下午狮帅晕倒的时候就准备乘机动手的,可是没有机会,后来又准备联合易天行半夜动手,谁知道冒出一个乞丐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就在上午易天行走的时候听说要搞沙场演练,自然觉得这是了解狮帅军队真实实力的时机,一早便兴奋的赶了过来布置安排。

       实在是令人震惊!原本只有三千人的军队怎么突然一夜之间就涨到了三万人?虽然检阅的第一刻易势坤有点懵圈,不过也很快明白过来,这些军队定是藏于周围一些城堡和山岭之中的。

       好一招瞒天过海!不仅仅从战略上欺骗了所有人,就连自己的许多主将统领都蒙在鼓里,难怪之前古德王国五万人轻松剿灭了玛德王国这边四万多人,看来沙漠的那些尸体也不一定是真的。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执行细节,但易势坤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 因为拥有潜藏的战略力量意味着战略转移、升级、压制、进攻等等都可以水到渠成。正在震惊和思索的他自然急于想要回去通风报信,要知道十万大军十天内必然达到,这之前肯定会派城外那两万大军先行进攻,做情报的怎么会分析不到其中必定会有自己宗门的高层参与。

       不愧是兵神!兵法、武略,的确有资格称为最年轻一代的兵神,这瞒天过海的谋略比起一些帝王都不遑多让啊!

       既然这个自称洛九的乞丐要胡言乱语,自己何不趁势点一把火再退出?可惜还是低估了狮帅对于这个叫洛九的信任程度啊。得赶紧走,言多必失!易势坤这样告诉自己。

       “站住!检阅还没结束就想离开?你给大家就树立这样一个榜样?来人呐,把这个目无军纪的郑七拖下去打100大板。”

       “将军,不可啊!现在正值用兵之际,您打了老七就等于少了一条臂膀啊!”

       “是啊,将军,就是您要打,也等把敌人打败之后再打吧。”

       众统领七嘴八舌的劝说,因为在众多统领中老六、老七、老八被称为军队的铁三角组合,自然在大家心中最觉得踏实感动。他们自律低调,所以基本上从来不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可这些统领还不知道,这个铁三角组合在权利和利益的诱惑下早已经变了味道。尽管说话的吴六没有被谁伪装,但其实早就成了王国内被策反的统领,更有朝中奸臣作内应,所以之前所谓将军投敌和威胁王位的消息就有这吴六的手笔,后来自然就有了一周前那王上发的召狮帅回王都的金令。原本以为狮帅坚持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是因为他个人的英雄主义气概,谁曾想到着英雄主义的背后是强大的群众力量和惊天谋略。

       狮帅就是狮帅!狮帅将一切看在眼里却心中早有定计,那就是再下猛药斩了这间谍,然后控制吴六和王八统领的全部力量。可在狮帅刚刚准备训斥和动手的时候,却发现那洛九朝他摇了摇头,嘴角微微动了几下。

       嗯?什么意思?难道这时候不该快刀斩乱麻,斩了这乱军之徒吗?只是灵光一闪,狮帅想明白了洛九给他说的“钓鱼者诛,钓愚者侯”的故事!

       是啊,自己只想到诛杀的不就是敌人那些会让自己计谋落空、陷入陷进的钓鱼人嘛,可是问题是自己以前学习的兵法真的会奏效吗?谁能保证这次的敌人没有其他力量?难道我还能靠打场胜仗重新赢得王上的信任?自己自以为瞒天过海的计谋真的能够像那位直勾钓鱼的老头一样赢得王上的敬重?一想到那三道召回金令狮帅内心不免打起退堂鼓来。

       “狮帅,我想您求个情,这郑统领也是因为我而离开的,求您不要罚他,要罚的话也应该罚我才对。”

       “洛九兄弟严重了,我只是见他鲁莽了,让他长长记性,既然兄弟求情,这份面子自然是要给的。郑七,还不谢谢洛兄弟。”

       “多谢!是我鲁莽了!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嗯,好了洛九兄弟,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请问将军从军至今战绩如何?”

       “呵呵,毫不自恋的说,百战穿甲,未曾一败!”

       “厉害,再请教将军的治军之道!”

       “治军从严,令出即行!”

       “想必之前先生给我的那份修炼功法中的风火山林四字真言便有这个道理在里面吧。那再请问破军之道!”

       “谋攻并用,杀伐果敢!”

       “最后一个问题,敢问将军认为对于带兵来说最重要的内容是什么?”

       “人心和士气!”

       “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在我看来带兵最需要考虑的就五个字——道、天、地、将、法,虽然将军的道和法抓住了关键,但还是不够全面,在战争中一切重要因素都可能影响关键因素效果的发挥,难道狮帅觉得这仅仅只是玛德王国和古德王国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言尽于此,相信狮帅对一些问题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吧。”

       是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己已经考虑到朝中政局了,可是天下大势了?兽族和人族的关系了?嗯,这个洛九还真是了不得,一眼看到了问题的背后。的确,这背后还有自己都不能触及的罗网了!

       “说大话谁不会?你又没领过兵,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这时,连统领中的老大都看不顺眼了。

       “怎么?你不服?不服没关系,我有文武上百种方法让你服,我看不如这样,我给你三次机会选择不同的方式来和我比试。”

       “怎么比?”

       “第一场了,文斗,比谋略;第二场了,武斗,比用兵;第三场了,我看怕你不服气,就戏斗吧!”

       “戏斗?”众人包括狮帅在内都露出了好奇的神情。

       “就是把打仗当作一种游戏的玩法,我们那儿可是连三岁小孩儿都会玩的,你可别说你不会啊!”

       “偶,这倒是有趣。这样吧,为了公平,我做个裁判,文斗连我都自认为及不上洛九小兄弟,就算了吧。就两场,第一场在三天后由洛九小兄弟领兵三千和大家比比看谁更先拿下敌军的士兵的人数和高级将领人数多,这第二场嘛为了公平补偿一下我们的统领就取消文斗的比试,换成戏斗吧。”

       很快,在洛九的带领下大家戏斗了起来。一开始洛九也没多想的用了背靠背军旗的玩法,可是没想到几位统领轮番上阵都败了下来,自然大家觉得这个游戏太傻了,于是又换了好几十种象棋。一旁的士兵可是开了眼界,原来打仗还可以这么好玩儿,自己还可以像将军一样指挥不同的角色战斗,于是也兴致勃勃的跟着围观学了起来。

       这一围观不得了,搞的几个胆子大的士兵叫嚷着要和将军下棋,结果将军被几个小兵下输了之后一怒之下挥剑斩了棋盘,大声叫着“这是哪个奇葩发明的玩意儿,太侮辱我们军人了”。可过了不久又忍不住下起来了,这也不能怪将军,谁叫23世纪的棋牌游戏文明发展到上万种的高度了了 ,但这些士兵的好奇心和自己的好胜心加在一起就像滔滔江水一样连绵不绝。

       是的,将军也想戒掉棋牌游戏,可是用一句网络用语来说他现在的状态就是——臣妾做不到啊!